我的母親(八十) 晚上,等大伯回來,二伯母就將白天裡的事一五一十的告知大伯。大伯本想立即去看看父親,可是二伯母說父親在睡覺,母親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擾他。因此大伯只好作罷。此時,二伯母對大伯說: 「少青,你能不能幫翠兒就在柳州找個醫術高明的醫生?」 大伯說: 「好啊!明天一早上班我就去託人問問看這裡的醫院有哪一位是專治肺結核的權威醫生。」 父親罹患了肺結核,他身體已是羸弱得寸步難行只能躺在床上,他不停地用力咳嗽著,似乎想把五臟六腑都咳出來方才會感到舒服。只見血絲隨著咳嗽而由嘴角溢出,母親用手帕輕柔地擦拭掉他的嘴角血絲。 大伯委託人找來的醫生對父親的病情診斷是:「第三期肺結核」。這結果無異是對父親宣判 禮服了死刑,因為在那日本侵崋的逃難年代,物資已是非常缺乏,更何況是藥劑呢!那真是一藥難求呀!母親眼睜睜地看著父親日漸蒼白削瘦的面龐,她的心裡只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般。她找西醫,又找中醫,均不見父親的病情少有起色。她求神拜佛,燒香膜拜,似乎也不見效。她聽到了許多祕方偏方,可是仍然無效。真所謂是「急病亂投醫」。 父親成天躺在床上,他根本已無力下床走動,如要大小便非得要母親攙扶才能免強下得床來。父親躺的房間裡放了二只盆子,放在床尾地上的那個盆子是用來裝父親的大小便的,另一個則放在床頭的地上,那是裝父親吐出來的痰及血。 小型辦公室父親就因經常咳血,以致臉色如同白紙一般地蒼白。 母親幾乎每天晚上都衣不解帶地在父親身旁照顧著及清理那二個盆子裡的穢物。同時利用空檔就坐在?邊做做布鞋,以便第二天將成品拿到市集去換取一大家子人勉強度日的三餐及父親的藥品,這些藥品不外是中藥材之類的東西。雖然父親的長官給了母親一筆慰問金,但那只是杯水車薪,哪能支應去買黑市的藥品呢? 這一天母親又要出門到市集去,剛好遇到一位林姓婦人,她是母親的隔壁鄰居。她先與母親打著招呼: 「何嫂子,妳早呀!」 母親禮貌性的也跟她問候著: 「林嫂子,妳也早呀!」 林嫂子關心地問母親: 「聽說你的先生生病 婚禮佈置了?」 母親回答說: 「是啊!」 林嫂子再問: 「他生的是什麼病呀!」 母親並不隱瞞地回答: 「是肺病。」 林嫂子一付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架勢再問: 「他好一點了嗎?」 母親的臉色沉了下來: 「唉!謝謝妳的關心。醫生說他已是肺病第三期了,如果沒辦法拿到特效藥,他….」 母親說到這兒已是語帶哽咽了。 林嫂子歉然地說: 「對不起呀!何嫂子,我無意觸及到妳的傷心事,請妳不要見怪。」 「哦!說哪兒的話,我沒有怪妳的意思。」母親說著就要舉步離開。 「何嫂子~」這位林嫂子叫住了母親。母親停下腳步回頭只詫異地望著她。林嫂子見母親正望著她,就很神秘地放低了聲音繼續說道: 「妳 售屋網有沒有聽過『割股療疾』這種事?」 「『割股療疾』?」母親一臉茫然地搖搖頭:「沒聽過啊!那是什麼啊?」 「來,何嫂子,」林嫂子把母親拉到一邊並左顧右盼了一下,似乎在確定是否有人在一旁會聽到般。 母親詫異地道: 「林嫂子,什麼事要這麼神秘兮兮的?」 「我跟你說呀!何嫂子。」林嫂子刻意將聲音放得很低,使得母親不得不把耳朵湊到她的嘴邊:「『割股療疾』是一種秘方,聽說再重的病都可以治療好的。」 母親不以為然地說: 「林嫂子,妳還沒告訴我什麼是『割股療疾』呀?」 林嫂子正色地說: 「『割股療疾』是一種信仰上療病方法,它是說祈願者要誠心誠意的將自己身上的肉割一塊下來餵給至親的病人吃,他 酒店打工的病就會好起來了。」 母親難以置信地忽然把音調拉高: 「哪有這回事!我可不敢相信。」 「噓!輕聲一點,不要讓其他的人聽到。」林嫂子趕緊扯了母親的衣袖一下說:「當然不只是這麼簡單,妳要聽麼?如果妳不想聽,那麼我就此打住不再說了。」 林嫂子緊盯著母親的雙眼等待著母親的回答。這時,母親的心是七上八下的亂成一團,她的呼吸忽然變得有點急促起來。她低著頭心想: 「少統已病到這個程度,眼看是活不成了,如果他走了,放我們這一家孤兒寡婦流落在異鄉,也不知那年那月才能回得了家園,我們往後的日子可要怎麼過呀!」母親暗地裡飄了林嫂子一眼,見她仍在期待地看著自己,母親轉念想到:「林嫂子在村子裡是出了名的熱心快腸的人,她的確是 景觀設計個好人,我想她要告訴我這秘方絕無惡意。可是她說的這個祕方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詭異非常。這怎麼可能呢?可是,孩子的爹的病連醫生都束手無策,我要怎麼辦呢?」母親再望了林嫂子一眼:「我還是先聽聽林嫂子怎麼說後再做決定好了。」母親想到這裡,就抬起了頭對林嫂子說: 「林嫂子,妳就先告訴我那個秘方要怎麼做好不好?為了救我丈夫的命,只要在我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我都願意去嘗試。」 林嫂子說: 「何嫂子,就是因為我看見妳那麼盡心盡力的在照 顧妳的 先生,所以我才起意把這個秘方告訴妳。至於妳是否願意去做?或者妳願意去做,還要看妳的態度是否虔誠。這些我也不便再說什麼了。對了,我先問妳,妳有宗教信仰嗎?」 母親虔敬地說: 「有,我是佛教徒。」 林 酒肉朋友嫂子輕吐一口氣道: 「那好,這就對了。妳信佛教,這法子就成了一半了。」 母親見林嫂子說得慎重,便也收斂心神說: 「林嫂子,我這裡先謝謝妳這麼熱心想幫助我,我洗耳恭聽妳的法子。至於我要怎麼做,我想我自有分寸去拿捏的。」 林嫂子輕吁一口氣道: 「何嫂子,這就是了。來,妳靠過來一點,讓我告訴妳…」 於是,母親就往前走上一步貼近林嫂子並附耳過去聆聽。林嫂子就在母親的耳邊嘰嘰咕咕說將起來,林嫂子還搭配著手勢做補助說明。母親邊聽邊點頭,間或打斷林嫂子的話而提出一些問題,林嫂子也不厭其煩地再加以解說。等林嫂子將那秘方全部說完,母親這才退後一步。 林嫂子問母親: 「何嫂子,我所說的方法妳都清楚了嗎?」 母親回答: 「我都清楚了。」 林嫂子很慎重地對母親說?婚禮顧問G 「不過,何嫂子,我可要提醒妳一聲,如果妳決定要去做這件事,就千萬不要對任何人透漏半個字,切記切記。」 母親奇道: 「為什麼?」 林嫂子說: 「因為如果妳把這件事讓任何除妳之外的任何人知道的話,這不但醫不好妳先生的病,反而會對妳有非常不利的影響。」 母親又問: 「林嫂子,怎會這樣?有這麼嚴重嗎?」 林嫂子答道: 「我剛剛說過,如果妳真要這麼做的話,就一定要持著一顆虔誠的心。如果妳讓其他的人知道,這表示妳並不虔敬的去做這件事,反有誇耀之嫌。祂又怎會靈驗呢?」 母親蹙眉道: 「這件事怎能瞞得住我先生呢?」 林嫂子道: 「無論如何妳都要瞞住妳的先生,這點非常重要。妳可千萬不能不信,這可攸關是否能救治妳先生的命的關鍵呀!這可不是兒戲呀!」 母親憂心的似在自言自語地說: 裝潢 「真的嗎?這種事怎麼可能瞞他一輩子呢?」 林嫂子聽母親這樣說,失笑道: 「何嫂子,妳誤會了,我並沒有說這件事要瞞妳的先生一輩子呀!而是等他的病完全康復之後,再讓他知道就沒有關係了。」 母親吁了一口氣這才放心地說: 「呼!原來是這樣,我知道了。」 林嫂子和聲地對母親說: 「何嫂子,雖然我知道這『割股療疾』的秘方,可是那是我輾轉聽來的,我自己可沒做過,這法子是否有效我可不敢跟妳打包票。事情的成與敗並沒有絕對的,有些事情總是『行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這件事妳就自己斟酌吧!」 母親握著林嫂子的手感激的說: 「林嫂子,不管以後我是否會用這個法子,我都要謝謝妳的好心。」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宜蘭民宿  .
創作者介紹

富城

ywlutjjflv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