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聯網思維風靡,IT企業聲稱要顛覆傳統汽車業的背景下,傳統車企往哪裡去,成為眾多汽車掌門人關註的課題。4月12日,在汽車商業評論主辦的2014年第六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上,重構中國汽車業引起了與會人士的共鳴。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副會長張小虞表示,中國汽車業正在面臨資本、市場和技術的國際化接軌,到2020年將會實現革命性的變化。北汽股份副總裁梁國鋒認為,移動互聯的發展大潮,讓傳統車企在搜尋目標市場等方面跟以前完全不一樣了,這迫使傳統行業去學習,去投入。他認為,中國汽車企業當下麵臨六大挑戰,包括汽車本身、渠道模式和傳播內容等均需要重大調整。
  《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賈可表示,過去一年,中國汽車銷量繼續狂飆突進,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開啟了中國第二次改革開放,業內已經達成共識:全球經濟及汽車業發展的新態勢促使中國汽車業或早或晚必將發生巨大變局。這個過程中,中國汽車市場上的所有從業者——無論是跨國的,還是本土的;無論是國有的,還是民營的;亦無論是主機廠還是供應商,均要重新定位,重新出發。
  北汽集團董事長徐和誼的預言更加緊迫,他說:“IT企業的很多創新甚至是顛覆性的,我總有一種個人的預感,如果我們不加大創新的力度,不搶占新一輪技術革命的制高點,那麼將來主導汽車行業格局的不見得就是現在的幾大汽車集團領先,很有可能是一個IT企業,未來一天,汽車企業可能淪為IT企業的貼牌製造商,就像富士康一樣。”
  他表示,汽車產業的版圖正在被重構。“能源、環境、交通等外部約束力越來越大,也倒逼汽車產業對發展戰略、發展方式進行重構和轉型。通過與互聯網企業的合作和對國際上一些企業總部的參觀、交流,我感到震撼,感到傳統製造行業的確需要變革和轉型。”
  張小虞的對策是,在進一步的開放和改革中,中國汽車要實現資本、市場和技術的國際化,做好五個結構的調整:一是市場結構調整,從專註國內市場到積極國際汽車市場競爭;二是資本結構調整,不只是混合所有制,而是資本的國際化;三是企業結構的調整,涌現一批具有國際競爭能力的汽車集團和零部件集團、服務商;四是產品結構的調整,提升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車的比例;五是技術結構的調整,從通過合資或者購買引進技術,轉變為自主創新成為主流。
  徐和誼認為,蘋果的案例顯示出,企業的價值鏈正在從製造中心向服務中心轉變,服務比重不斷提高,服務成為企業價值創造的主導因素。“汽車產業必須多向IT產業學習,並應該加強與IT產業的深度合作”。
  北汽的發展思路是,進行工業化和信息化的深度融合,加強製造業和服務業的相互滲透,從單純的製造型企業向製造服務型和創新型企業轉型,向服務要紅利。在發展混合所有制方面,北汽主要通過北汽股份上市,實現國有企業資本的多元化,以股權杠桿撬動資金、技術、市場、人才、渠道等一切資源,推動北汽集團新一輪快速發展。
  斯堪尼亞中國戰略中心執行董事何墨池提出了獨特的觀點,他認為,在互聯網大潮和新能源大潮下,理解和設計高效運輸體系,比產業結構或者花哨的技術更加重要。“很多人看好新能源技術。但我們要問自己,它對我們整體運輸效率帶來什麼好處?因為霧霾污染問題,現在很多城市在限制汽車銷售。但可能最基本的問題不是保有量,而是基礎設施的設計不合理,造成了運輸效率低下。”
  沃爾沃銷售公司執行副總裁柳燕對互聯網的態度非常冷靜。她認為,雖然移動互聯網影響越來越大,但仍有其他因素影響購買行為,例如個人體驗、口碑傳播等。移動互聯時代到來時,營銷管理者面臨的更大挑戰是擁抱潮流的同時傳承經典。“互聯網能讓廠家的信息溝通非常高效,但感性體驗是虛擬世界不能代替的,必須有一些真實的線下體驗。這個還是要傳承的,這應該是比較大的挑戰。對於成功的營銷者來說,品牌和產品還是最根本的。互聯網能夠使營銷變得非常高效,但不能改變品牌的本身。品牌管理者還是要踏實做好品牌和產品,讓它符合客戶的需求。”
  東風雷諾銷售本部長陳瑋認為,儘管移動互聯網大潮洶涌,但汽車行業100多年的發展是為了更多的人享受移動生活。不可能在今天這個節點上因為特斯拉重新成為土豪的玩具,北汽股份副總裁梁鋒認為,在移動互聯時代,車還是車,首先必須把品質做好,同時因為人們在車裡的時間很長,還要做好車聯網以及自動駕駛等新技術。此外,互聯網帶來了電商模式,也促使車企在營銷模式方面啟動變革,通過新的商業模式把銷售做好。  (原標題:互聯時代的汽車業重構:從哪裡來 到哪裡去)
創作者介紹

富城

ywlutjjflv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