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重症監護室,62歲的馮衛東靜靜躺在病床上,花白的頭髮,瘦弱的身體,鼻腔插著氧氣管,微弱地呼吸著。
  38歲的馮建國風風火火從新鄉趕來,待在病榻旁良久,眼圈紅腫,眼角濕潤,10多分鐘時間,一動不動,最終,禁不住流下眼淚。
  父子相見。這一刻,馮建國等了30多年……
  □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申子仲/文圖
  【馮建國】
  “有父母的孤兒”在尋親
  馮建國是新鄉市獲嘉縣亢村鎮南亢村人,生於1975年。打他記事起,就跟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鄉親們說他是“有父母的孤兒”。
  後來,馮建國得知,老爸馮衛東是個長相排場、有些本事的主,性格好強,好交朋友,早年做閥門生意折了本,不甘心,說啥也要掙大錢。說不清什麼原因,馮建國年幼時,父母就離異了。
  “我還有個弟弟,送人了,我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馮建國說,父母離異後,他很少見到母親。1981年,他6歲的時候,時年30歲的父親也外出闖盪,從此再無消息。
  “上學的時候,同學們都瞧不起我。我天天盼著父親能回來看我,沒事就四處打探父親的消息。”馮建國說,得到的總是失望。20歲的時候,馮建國結了婚,是倒插門,育有一子一女。
  因為窮,馮建國外出找建築隊打工,先後在山西、杭州獃了兩三年。每到一處,都不忘打探“馮衛東”的下落。1999年,一個偶然的機會,馮建國聽老鄉說在鄭州見過馮衛東。馮建國馬上輾轉返回河南,到鄭州一邊打工,一邊繼續尋父。
  10多年前,馮建國送走爺爺奶奶。2003年,他的婚姻亮起紅燈,步了父母的後塵,離婚了,“我太窮,一雙兒女跟著女方”。
  離了婚的馮建國,更加渴盼得到父親的消息。12月14日上午10時40分,在獲嘉老家的馮建國接到了三伯的電話,說是馮衛東有消息了,但情況不妙,人在鄭州第三人民醫院住院。
  撂下電話,馮衛東當天下午風風火火趕到鄭州。於是,出現了本文開篇的一幕……
  【馮衛東】
  一張身份證幫他找到家
  62歲的馮衛東一年前到鄭州南四環附近一家物流公司上班,負責後勤水暖。
  物流公司的同事們說,14日上午9點多,老馮突感身體不適,跌倒在地人事不省。同事立即撥打了120,將老馮送到醫院搶救,經查為突發腦溢血。
  老馮隨身帶的是一代身份證。同事們根據身份證上的地址,聯繫到了戶籍所在地派出所,通過派出所找到了馮建國三伯的電話,由此聯繫到了馮建國本人。
  馮建國說,雖然父親的面目他幾乎沒有記憶,但見到父親的一瞬間,從眉目中他還是能認出來,“就是我爸,可惜,他已經不能說話了”。
  【父子情】
  傾家蕩產也要把父親治好
  馮衛東除了腦溢血需要手術,還併發肺部感染。物流公司撇下3000元錢,以及老馮兩個月4380元工資,便沒了下文。
  馮建國原本以為,父親屬於工傷,但勞動部門告訴他,60歲以上年齡不符合勞動條件,也不具備法律規定的勞動關係條件,有糾紛需要走司法程序。
  馮建國說,在鄭州住院太貴,平均一天花費得2000多元,他根本供不起,“公司撂下的7000多元早花完了”。
  在鄭州住院花了兩萬多元,馮建國撐不住了。23日下午,他聯繫了獲嘉紅十字醫院,連夜把父親轉送老家治療,“老家看病便宜些,每天的花費是1000多元”。
  “不管怎樣,也算是父子團聚了。”馮建國執意要輓救父親,他心裡有太多的疑問,需要父親來回答。也有人勸建國狠下心,“他不養活你,你憑啥管治他的病”?馮建國說,“他再不對,也是我親爹啊”。
  “我發現他不敢正眼看我,每當我們目光接觸,他都會把頭扭到一邊。有時候,他會伸手拉我的胳膊,我一看他,他又鬆開。我想,他心裡一定很愧疚。”每當這時,馮建國就會安慰老爸,“放心吧,我就是傾家蕩產也要把你治好”。AC
  線索提供 任先生(稿酬50元)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李鵬勛】【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失蹤30年的父親病危 兒子四處籌錢為他救治)
創作者介紹

富城

ywlutjjflv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